每个病人都是别人爱的人

感觉就像看着一列火车飞驰而过,没有办法控制它的目的地,也没有办法让它停下来。我们只能眼睁睁看着我们所爱的人走向死亡。

医生说他有创伤性脑损伤并突出。在到达急诊科时,他的瞳孔被固定和放大,这意味着他不适合进行任何神经外科干预。和…

阅读更多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