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的病人成为我们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

傍晚时分,我站在杂货店的结账队伍里。一位年轻的母亲在我面前翻找她的信用卡时,把一个扎着辫子的蹒跚学步的孩子压在自己的屁股上,一个银发男子在我身后不耐烦地挪动着身子。当我看着这个蹒跚学步的孩子时,一阵怀旧之情袭来。我想起我过去常常扯我女儿的头发……

阅读更多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