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必须开始寻找溺水的同事

我最近打开了电子邮件,脱口而出,我无法在这里打印过伤心欲绝。我们的医疗保健家族的另一名成员自杀死亡。我不太了解他们,几个月前我也不认识我们的同事死于自杀,但我觉得自己好像在肠道里被拳打过。我脑海中又出现了一张图像,…

阅读更多…